热点快讯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热点快讯网 > 小说 > 正文
【2023宁夏银川文章分享:吕布传@网站小助手】:今天热点快讯助手分享的内容是——三国志真实的吕布原文三国志,真实,吕布,原文,,,,,热点快讯将详细内容整理如下: 三国志真实的吕布原文
三国志真实的吕布原文
提示:

三国志真实的吕布原文

吕布的介绍
吕布,字奉先,五原郡九原县人,汉末群雄之一。年少时以武艺出众闻名于乡间。他曾经在澳门成为了贵族,被众人推崇为吕布之神,被冠以“长者首德”之称。吕布在打仗方面也是十分强大,他能同时扛起两个人的重量,征战沙场不知疲倦。不过,吕布的心性却十分多变,经常因为一些小事就会改变立场。

吕布与貂蝉
吕布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儿,名叫貂蝉。她是一位出色的琵琶演奏家,有着美丽的容貌和出色的才华。貂蝉曾经帮助父亲在战争中取得了胜利,也因此让吕布更加喜爱她。有很多传说都说吕布因为貂蝉而反复无常,最终导致了自己的失败。实际上,这些只是道听途说的传闻,不能完全信奉。

吕布的刘备与曹操之战
当时,吕布在得知曹操和他的敌对势力刘备联合起来对抗自己时,心里十分不爽。于是,他率军攻打刘备并保卫自己的地盘,但是他遭到了失败。此后,曹操趁机发动了进攻,使吕布的势力越来越弱。吕布最终不得不逃到了西域,感到寂寞无比。

不过,吕布最终选择回到了中原,并为曹操所吸收。但是他仍然不忘自己的野心,企图夺取更多的权力。这使得曹操对吕布心生不满,最终下令处决了他。吕布在历史上也成为了一个十分有争议的人物,他的言行和行为都受到了很多人的质疑和探究。

《三国志·吕布传》译文与赏析
提示:

《三国志·吕布传》译文与赏析

吕布传 吕布传 【题解】 吕布(?-199),字奉先,东汉末名将,汉末群雄之一,五原郡九原(在今内蒙古包头)县人。先后为丁原、董卓的部将,也曾为袁术效力,被封为徐州牧,后自成一方势力,于建安三年(198)在下邳被曹操击败并处死。由于《三国演义》及各种民间艺术的演绎,吕布向来是以“三国第一猛将”的形象存在于人们的心中。 【原文】 吕布字奉先,五原郡九原人也。以骁武给并州。刺史丁原为骑都尉,屯河内,以布为主簿,大见亲待。灵帝崩,原将兵诣洛阳。与何进谋诛诸黄门,拜执金吾。进败,董卓入京都,将为乱,欲杀原,并其兵众。卓以布见信于原,诱布令杀原。布斩原首诣卓,卓以布为骑都尉,甚爱信之,誓为父子。 布便[1]弓马,膂力[2]过人,号为飞将。稍[3]迁至中郎将,封都亭侯。卓自以遇人无礼,恐人谋己,行止常以布自卫。然卓性刚而褊[4],忿不思难,尝小失意,拔手戟掷布。布拳捷避之,为卓顾谢,卓意亦解。由是阴怨卓。卓常使布守中閤,布与卓侍婢私通,恐事发觉,心不自安。 先是,司徒王允以布州里壮健,厚接纳之。后布诣允,陈卓几见杀状。时允与仆射士孙瑞密谋诛卓,是以告布使为内应。布曰:“奈如父子何!”允曰:“君自姓吕,本非骨肉。今忧死不暇,何谓父子?”布遂许之,手刃刺卓。语在卓传。 【注释】 [1]便:擅长。 [2]膂(lǚ):指人体肾脏外面的那层发白、发青的薄膜叫“膂”。那层膜越厚、越青,人的腰力也就越大。膂力,民间泛指腰力。 [3]稍:逐渐。 [4]褊:狭隘。 【译文】 吕布,字奉先,五原郡九原人,因为骁勇善战在并州任职。刺史丁原兼任骑都尉之职后,驻守在河内,任命吕布为主簿,对他十分器重。汉灵帝死后,丁原率部前往洛阳,与何进密谋诛杀灵帝亲近的众位黄门官,丁原被任命为执金吾。何进为宦官所杀,董卓乘机开进洛阳,想除掉丁原,进而吞并他的人马。因为吕布是丁原的亲信,董卓便引诱他去杀丁原。吕布背叛了丁原,砍下丁原的首级献给董卓,因此被董卓任命为骑都尉,非常宠幸他,发誓永远像父亲对待儿子那样对待吕布。 吕布善长骑射,膂力过人,被称为“飞将”。不多久又被提升为中郎将,封都亭侯。董卓自知为人无礼,唯恐别人算计他,进出都让吕布跟随,以防不测。但董卓生性刚烈又心胸狭窄,一时气愤便忘了自己的危险,曾经有一件小事,使他很不高兴,他随手拔出手戟投向吕布。吕布敏捷地避开了,并就这件事向董卓道了歉,董卓的怒气也就消了。由此,吕布对董卓暗中产生了恨意。董卓常派吕布守卫他的内宫,吕布乘机与董卓的侍婢私通,但又时时害怕董卓发现,总觉得惴惴不安。 在吕布还没有被丁原重用以前,司徒王允因为吕布是并州城里最强壮的人,对他以厚礼相待。自从吕布怀恨董卓后,他去见了王允,述说了董卓差点杀他的经过。王允此时正与仆射士孙瑞密谋除掉董卓,因此便让吕布作其内应。吕布有些犹豫不决,说:“我们亲如父子,怎么好下手呢?”王允说:“你姓吕,你们本来就不是父子关系,如今你保全自己的性命还来不及,还说什么亲如父子!”吕布便同意了并亲手将董卓杀了。这件事在《董卓传》中另外也有记载。 【原文】 允以布为奋武将军,假节,仪比三司,进封温侯,共秉朝政。布自杀卓后,畏恶凉州人,凉州人皆怨。由是李傕等遂相结还攻长安城。布不能拒,傕等遂入长安。卓死后六旬,布亦败。将数百骑出武关,欲诣袁术。 布自以杀卓为术报雠(仇),欲以德之。术恶其反覆,拒而不受。北诣袁绍,绍与布击张燕于常山。燕精兵万余,骑数千。布有良马曰赤兔。常与其亲近成廉、魏越等陷锋突陈(阵),遂破燕军。而求益兵众,将士钞掠,绍患忌之。布觉其意,从绍求去。绍恐还为己害,遣壮士夜掩杀布,不获。事露,布走河内,与张杨合。绍令众追之,皆畏布,莫敢逼近者。 张邈字孟卓,东平寿张人也。少以侠闻,振穷救急,倾家无爱,士多归之。太祖、袁绍皆与邈友。辟公府,以高第拜骑都尉,迁陈留太守。董卓之乱,太祖与邈首举义兵。汴水之战,邈遣卫兹将兵随太祖。袁绍既为盟主,有骄矜色,邈正议责绍。绍使太祖杀邈,太祖不听,责绍曰:“孟卓,亲友也,是非当容之。今天下未定,不宜自相危也。”邈知之,益德太祖。太祖之征陶谦,敕家曰。“我若不还,往依孟卓。”后还,见邈,垂泣相对。其亲如此。 【译文】 王允任命吕布为奋武将军,授符节指挥军队,仪礼比照三司,进而又封吕布为温侯,与他共同处理朝中事务。吕布自从杀死董卓后,对凉州人是又怕又恨,凉州人对他也是又怨又恨。为此李傕等人联合攻打长安,吕布没有抵挡得住,李傕便一举攻进了长安城。董卓去世不到两个月,吕布也被打败,带着几百名随从出武关,想去投奔袁术。 吕布原以为杀了董卓,替袁术报了仇,袁术会厚待自己,谁知道袁术讨厌吕布的反复无常,拒绝接纳他。吕布只好带着人马又北上投奔袁绍。袁绍接纳了他,并与他一起去常山攻打山贼张燕。张燕有精兵万余,骑兵数千。吕布有一匹良种马,名叫赤兔。吕布与他的亲信将领成廉、魏越等一起,冲锋奋战,大破张燕的军队。吕布击败张燕后,乘机扩大自己的势力,加之他手下的将士也时时抢劫、掠夺,袁绍便开始忌恨他。吕布也感到袁绍不会重用他,于是去见了袁绍,请求离开,袁绍同意了。吕布刚一离去,袁绍害怕他反戈继而加害自己,想派壮士夜里悄悄将吕布杀死,但壮士们没能找到吕布。此事被吕布知道,他急忙去了河内,与张杨联合。袁绍再次派兵追杀吕布,那些士兵却因为惧怕他,追上了也没有一人敢逼近。 张邈,字孟卓,东平寿张(今山东东平)人。年少时以侠义闻名,接济贫困,助人为乐,倾家荡产,壮士多有归附于他的。曹操、袁绍都是张邈的朋友。朝廷征召他做官,他以出色的应考成绩被任命为骑都尉,不久又被任命为陈留太守。董卓引兵开进长安,犯上作乱,太祖与张邈最先举兵征讨董卓。汴水之战,张邈派将帅卫兹率部跟随曹操作战。袁绍成为盟主后,时常表现得傲慢矜持,不可一世,张邈经常直言责备他。袁绍派曹操杀张邈,曹操不从,反而责怪袁绍说:“孟卓是我的好朋友,无论怎样都该容得下他,如今天下大乱,不应自相残杀啊!”张邈知道这件事后,更加敬重曹操。曹操在征讨陶谦前对家人说:“我如果回不来,你们可以去投靠孟卓。”结果曹操胜利而归,见张邈,两人相视而泣。他们的关系就是这样的亲密。 【原文】 吕布之舍袁绍从张杨也,过邈临别,把手共誓。绍闻之,大恨。邈畏太祖终为绍击己也,心不自安。 兴平元年,太祖复征谦,邈弟超,与太祖将陈宫、从事中郎许汜、王楷共谋叛太祖。宫说邈曰:“今雄杰并起,天下分崩,君以千里之众,当四战之地,抚剑顾眄,亦足以为人豪,而反制于人,不以鄙乎!今州军东征,其处空虚,吕布壮士,善战无前,若权迎之,共牧兖州,观天下形势,俟时事之变通,此亦纵横之一时也。”邈从之。太祖初使宫将兵留屯东郡,遂以其众东迎布为兖州牧,据濮阳。郡县皆应,唯鄄城、东阿、范为太祖守。太祖引军还,与布战于濮阳,太祖军不利,相持百余日。是时岁旱、虫蝗、少谷,百姓相食,布东屯山阳。二年间,太祖乃尽复收诸城,击破布于钜野。布东奔刘备。邈从布,留超将家属屯雍丘。太祖攻围数月,屠之,斩超及其家。邈诣袁术请救未至,自为其兵所杀。 备东击术,布袭取下邳,备还归布。布遣备屯小沛。布自称徐州刺史。术遣将纪灵等步骑三万攻备,备求救于布。布诸将谓布曰:“将军常欲杀备,今可假手于术。”布曰:“不然。术若破备,则北连太(泰)山诸将,吾为在术围中,不得不救也。”便严步兵千、骑二百,驰往赴备。灵等闻布至,皆敛兵不敢复攻。布于沛西南一里安屯,遣铃下请灵等,灵等亦请布共饮食。布谓灵等曰:“玄德,布弟也。弟为诸君所困,故来救之。布性不喜合斗,但喜解斗耳。”布令门候于营门中举一只戟,布言:“诸君观布射戟小支,一发中者诸君当解去,不中可留决斗。”布举弓射戟,正中小支。诸将皆惊,言“将军天威也”!明日复欢会,然后各罢。 【译文】 吕布离开袁绍去投奔张杨,经过张邈住处,与他告辞,两人拉着手立下了誓言。袁绍听说这件事感到无比气愤。张邈担心太祖最终将会替袁绍杀自己,心里总是怀着不安。 兴平元年(194),太祖再次征讨陶谦。张邈的弟弟张超,与太祖的将领陈宫、从事中郎许汜、王楷共同商议背叛太祖。陈宫劝说张邈:“当今雄才四起,天下纷争,您拥有那么宽广的土地和众多的兵士,处于四面受敌的处境,抚剑四顾,也可称得上是人中豪杰,却反而受制于人,不是有损身份吗?今天兖州城里的军队东征,城内空虚,吕布是位骁将,善于打仗,勇往直前,如果暂且将他迎来,共同占据兖州,静观形势,相机行事,这样或许可以做出一番大事业呢!”张邈听从了他。太祖东征陶谦时让陈宫带领部分将士留守东郡,于是陈宫领着这批人马东迎吕布,让他做了兖州牧,并占据了濮阳,周围各县纷纷投靠吕布,只有鄄城、东阿、范县没有反叛曹操。太祖率领主力回师,与吕布在濮阳一带激战,形势对太祖很不利,两军对峙了一百多天,不分胜负。时值大旱,又发生蝗灾,庄稼颗粒无收,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吕布领兵向东驻守山阳,在两年的时间里,太祖将失地全部收回,并在巨野打败吕布。吕布东逃,投奔了刘备。张邈跟着吕布一起逃跑,留下张超带着家属守雍丘。太祖围攻雍丘数月,攻破并屠戮城池,诛杀了张超及其家属。张邈去向袁术讨救兵,尚未见到袁术,自己却被部下杀害了。 刘备东征袁术,吕布夺取了下邳,刘备只得返回归附吕布。吕布派刘备驻守小沛。吕布自称徐州刺史。袁术派大将纪灵带领步骑共三万多人马征讨刘备,刘备向吕布求援。吕布手下将领说:“将军您一直想除掉刘备,今天正好借袁术之手干掉他。”吕布说:“不行,袁术如果占据了小沛,就会联合北面太山一带的部队,我们就会被袁术所包围,我不能不去救刘备啊。”于是领步兵千人、骑兵二百,飞速赶往小沛。纪灵等人听说吕布前来援救刘备,只好收兵,不敢轻举妄动。吕布在离小沛西南一里的地方扎下营寨,派卫士去请纪灵等将领,纪灵等人也请吕布一起饮酒作乐。吕布对纪灵等人说:“玄德,是我吕布的弟弟。如今他被诸位所围,我特意赶来救他。我吕布生性不爱看别人互相争斗,只喜欢替别人解除纷争。”吕布命门候在营门中竖起一支戟,说:“诸位看我射戟上的小支,如一发射中,诸君当立即停止进攻,离开这里,如射不中,那你们就留下与刘备决一死战。”他引弓向戟射出一箭,正好中了小支。诸将大为震惊,夸赞说:“将军您真是有天神般的威力呀!”第二天,吕布又与诸将欢会宴饮,然后各自回兵。 【原文】 术欲结布为援,乃为子索布女,布许之。术遣使韩胤以僣(僭)号议告布,并求迎妇。沛相陈珪恐术、布成婚,则徐、扬合从(纵),将为国难,于是往说布曰:“曹公奉迎天子,辅赞国政,威灵命世,将征四海,将军宜与协同策谋,图太山之安。今与术结婚,受天下不义之名,必有累卵之危。”布亦怨术初不己受也,女已在涂,追还绝婚,械送韩胤,枭首许市。 珪欲使子登诣太祖,布不肯遣。会使者至,拜布左将军。布大喜,即听登往,并令奉章谢恩。登见太祖,因陈布勇而无计,轻于去就,宜早图之。太祖曰:“布,狼子野心,诚难久养,非卿莫能究其情也。”即增珪秩中二千石,拜登广陵太守。临别,太祖执登手曰:“东方之事,便以相付。”令登阴合部众以为内应。 始,布因登求徐州牧,登还,布怒,拔戟斫几曰:“卿父劝吾协同曹公,绝婚公路。今吾所求无一获,而卿父子并显重,为卿所卖耳!卿为吾言,其说云何?”登不为动容,徐喻之曰:“登见曹公言:‘待将军譬如养虎,当饱其肉,不饱则将噬人。’公曰:‘不如卿言也。譬如养鹰,饥则为用,饱则扬去。’其言如此。”布意乃解。 【译文】 袁术想联合吕布,让他为自己所用,于是向吕布提出让他的儿子娶吕布之女为妻,吕布同意了。袁术派韩胤为使节,向吕布正式转达他将更换年号、登基称帝的事情,同时请求接吕布的女儿来与自己的儿子完婚。沛相陈珪唯恐袁术、吕布成了亲家,徐州、扬州联为一体,将会危害四方,于是前往游说吕布:“曹公奉迎天子,辅佐朝政,征讨八方,威震四海,而将军您应与他合作,以取得天下安宁。如果您与袁术成了亲家,将会担上不义之人的罪名,那样形势就对您不利了。”吕布心里也怨恨当初袁术不接纳自己,虽说女儿此时已经随韩胤走了,他还是把她追了回来,拒绝了这门亲事,并将使者韩胤戴上枷锁、镣铐,送往许都街市上斩首示众。 陈珪想派儿子陈登到曹操那里,说明吕布愿意与曹操合作,吕布不同意。正巧曹操的使者这时来到,传天子令,任命吕布为左将军。吕布大喜,于是让陈登启程,还命他带着书信,向天子谢恩。陈登拜谒太祖,述说了吕布有勇无谋、反复无常的缺点,希望太祖早日除掉他。太祖说:“吕布是个具有狼子野心的人,实在不能让他久留世上,你当然是最熟悉内情的。”当即把陈珪的年俸禄提到二千石,任命陈登为广陵太守。临别时,太祖拉着陈登的手说:“东边的事,便全托付给你了。”命令陈登私下分化吕布的队伍,为自己做内应。 当初,吕布想通过陈登求得徐州刺史之职,陈登回来,吕布见自己的愿望没能实现,大怒,拔出戟来砍着桌子说:“你父亲劝我与曹公合作,我才拒绝了袁术的婚约。而现在我一无所获,你们父子反倒地位显赫,重权在握,我被你们出卖了!你倒说说看,你在曹公面前替我说了些什么?”陈登面不改色,从容地答道:“我见曹公时说:‘对待将军您,要像对待猛虎,应当让他吃饱,如果不饱,他会吃人的。’曹公说:‘并不像你说的那样,而更像养鹰,饿时可以利用,而当他吃饱了,却会自顾飞去。’我们就是这样谈论您的。”吕布的情绪才平定下来。 【原文】 术怒,与韩暹、杨奉等连势,遣大将张勋攻布。布谓珪曰:“今致术军,卿之由也,为之奈何?”珪曰:“暹、奉与术,卒合之军耳,策谋不素定,不能相维持,子登策之,比之连鸡,势不俱栖,可解离也。”布用珪策,遣人说暹、奉,使与己并力共击术军,军资所有,悉许暹、奉。于是暹、奉从之,勋大破败。 建安三年,布复叛为术,遣高顺攻刘备于沛,破之。太祖遣夏侯惇救备,为顺所败。太祖自征布,至其城下,遗布书,为陈祸福。布欲降,陈宫等自以负罪深,沮其计。布遣人求救于术,自将千余骑出战,败走,还保城,不敢出。术亦不能救。布虽骁猛,然无谋而多猜忌,不能制御其党,但信诸将。诸将各异意自疑,故每战多败。太祖堑围之三月,上下离心,其将侯成、宋宪、魏续缚陈宫,将其众降。 布与其麾下登白门楼。兵围急,乃下降。遂生缚布,布曰:“缚太急,小缓之。”太祖曰:“缚虎不得不急也。”布请曰:“明公所患不过于布,今已服矣,天下不足忧。明公将步,令布将骑,则天下不足定也。”太祖有疑色[5]。刘备进曰:“明公不见布之事丁建阳及董太师乎!”太祖颔之。布因指备曰:“是儿最叵信[6]者。”于是缢杀布。布与宫、顺等皆枭首送许,然后葬之。 【注释】 [5]疑色:犹豫不决的样子。 [6]叵信:不可信。 【译文】 袁术听说吕布回绝了婚事还杀了自己的使者,便与韩暹、杨奉等联合,派大将张勋领兵前去征讨吕布。吕布对陈珪说:“招来祸害的就是你,你看怎么办呢?”陈珪说:“韩暹、杨奉、袁术仓促联兵,计划不是事先定好的,肯定不会很好地合作,就像鸡生性不能群栖一样,他们也合不到一块儿,让我的儿子陈登前去瓦解他们,可以把他们拆散。”吕布采用了陈珪的计策,派人游说韩暹、杨奉,让他们与自己联兵改而攻打袁术,军械、物资一概由他出。于是韩暹、杨奉追随了吕布,张勋吃了大败仗。 建安三年(198),吕布再次反叛朝廷依附袁术,并派高顺去攻打沛县的刘备,刘备大败。高祖派夏侯惇去援救刘备,也被高顺打败。太祖亲征吕布,到了下邳城下,写了一封信给吕布,陈述了福祸得失。吕布意欲投降,陈宫等人感到自己罪责太大,便劝说吕布放弃这种想法。吕布一面派人向袁术求救,一面自己率千余名骑兵出来应战,大败,只得退回城中死守,再也不敢出战。袁术不能救他。吕布虽骁勇刚猛,但少谋,心胸狭窄,多猜忌,他不能控制部下,对手下诸将只是言听计从。而他的部将也是各怀心思,相互猜忌,所以每次战斗,总以失败告终。太祖在城下挖了壕沟,把吕布包围了三个月,吕布与手下貌合神离,将领侯成、宋宪、魏续捆着陈宫,领兵投降。 吕布与他的麾下登上白门楼,眼见太祖层层围住自己,只得下城投降。太祖生擒了吕布,在捆绑时,吕布说:“绑得太紧了,稍微松一点儿。”太祖说:“捆老虎,不得不捆紧一点。”吕布请求说:“明公所担心的不就是我吕布吗?如今我臣服了,天下就没有值得您忧虑的事了。明公您领步兵,就让我领骑兵,那天下就不难平定了。”太祖犹豫不决。刘备进言说:“明公难道没见吕布侍奉丁建阳及董太师时的情形吗?”太祖点头,表示明白他的意思。吕布于是怒骂刘备:“你是最无信义的小人。”太祖就将吕布绞死了。将吕布、陈宫、高顺的首级送往许都,然后才葬其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