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万政大帝苑工地拖欠工资500多万,政府部门互相推诿,民工求助无门

农民工在现代社会是处于底层的一种群体,他们大多从事着最辛苦的工作。他们在城市工作,为城市发展贡献巨大。每一个背井离乡的农民工身后,都饱含着一个农村家庭,甚至一个家族的无限希冀。也许,农民工的工资是一个家庭里适龄儿童的学杂费,是身染疾病患者的保命钱,是年逾古稀老人的养老费,是一刻都不可以延误的“必需品”。而随意、恶意拖欠工资,甚至戕害农民工的行为,无异于断其生路。

如今,《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已经出台,国务院要求自2020年5月1日起开始执行。国家政策的出台,表明国家把农民工之痛——“欠薪”作为重点工作的强硬态度。用李克强总理的话说:“拖欠工资既违背市场规则,更违背道德良心,决不能让农民工背井离乡流汗再流泪”。为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六问”“六保”决策部署,守好基本民生底线,让农民拿到工资返乡过年,国务院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领导小组于2020年11月11日印发了《关于开展根治欠薪冬季专项行动的通知》,决定从2020年11月6日至2021年春节前,在全国开展根治欠薪的冬季专项行动。

现在“尚方宝剑”虽然已经到来,但是无视国家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法律相对抗的企业却还是大有人在。在南阳市宛城区,河南万政置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西北舜天建设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安庆祥云劳务有限公司就是众多违规企业中的黑心企业。

近期,本社接到来自一封南阳市宛城区一项目工地长期拖欠一帮农民工工资的反映材料,民工声称他们于2019年6月份左右,先后来到河南省南阳市万政大帝苑南区人防地下车库项目工地,根据工种不一,在该项目工地分别从事各自工作。因该工程项目部一直拒付工人工资,他们不得已于2020年9月10号左右停工。因为该项目工地牵涉到300多位农民工朋友各自家庭生活来源问题,停工后他们多次向项目部(安庆祥云劳务有限公)、承建方(西北舜天建设有限公司)和开发商(河南万政置业集团有限公司)索要农民工工资,但以上三方总是找各种理由拒不支付,讨要无果后又多次向南阳市、区两级相关部门反映民工工资发放情况。春节前,因以上三方互相耍懒,又加上相关部门互相推诿、不作为,导致他们讨要高达500多万的民工工资血汗钱至今无果。在实在无助情况下,特向媒体求助,希望借助媒体的力量帮他们讨回公道和他们的血汗钱。

在百度检索可以发现,河南万政置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1993年,总注册资金2亿元人民币。是以房地产综合开发为龙头的新兴企业集团,拥有房地产开发国家一级资质,坐拥下属企业十余家,开发涉及房地产投资及工程设计、路桥建设、园林绿化、商业管理、物业服务等多个领域。连年被南阳市建委、房管局评为“优秀开发企业”,先后被南阳市人民政府评为“重合同重信用企业”、“消费者信得过企业”、“质量信得过企业”、“南阳市十大慈善企业”等称号;被河南省建设厅、河南省统计局评为河南省房地产开发企业综合实力50强企业;被河南省工商业联合会、河南报业集团评为河南省民营企业百强;被河南省商务厅评为“河南省外商投资优秀企业”,被河南省发改委评为河南省最佳企业,被中国建设部评为“中国地产文化品牌企业”等近200项荣誉

但就是这样一个威名远扬的房地产大亨,其开发的南阳市万政大帝苑一个人防地下车库工程项目,谁也想不到竟然会发生拖欠农民工工资近500多万的违法现象。截止记者发稿时,300多名辛勤劳作在南阳市万政大帝苑的一线农民工的实际应发的工资还没有拿到手,国家规定的工资月结的法律条文在南阳市万政大帝苑工地丝毫未能体现出来。

南阳市万政大帝苑号称:南阳东城入市第一盘,乃万政扛鼎之作。集住房、写字楼、沿街商铺为一体的新型城市生活综合体。占地面积334亩,规划面积222666平米,总建筑面积约40多万平米。但就这样一个占地面积之大,工程量之巨的特大型建筑群,至开工建设多年以来,却没有办理任何相关手续。

在落实调研过程中,记者在南阳市宛城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及其他相关部门获悉,南阳市万政大帝苑在没有《工程施工许可证》及其他相关证件的前提下就开始违法开工,开工多年至今没有办理任何手续。

无证施工就是在挑战国家法律法规的红线

《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规定:在城市、镇规划区内进行建筑物、构筑物、道路、管线和其他工程建设的,建设单位或者个人应当向城市、县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确定的镇人民政府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责令停止建设;尚可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对规划实施的影响的,限期改正,处建设工程造价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无法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影响的,限期拆除,不能拆除的,没收实物或者违法收入,可以并处建设工程造价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七条:建筑工程开工前,建设单位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向工程所在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建设行政主管部门申请领取施工许可证。

按照项规定,房地产开发项目在未取得施工许可行证的情况下严禁擅自施工。一个经常由南阳市、区两级政府领导时常参观考察的工程,谁能想到竟然是一违法建筑群。一个在南阳市宛城区存在多年的超大型的违法建筑,相关部门为什么没有依据法律法规对不符合开工条件的万政大帝苑责令停工?相关职能部门在无法制止、无法查处、无人过问、无人敢过问的背后,在失渎职的背后,到底都存在些什么猫腻?

如果万政大帝苑手续齐全的话,依据《建设工程质量保证金管理暂行办法》第七条:发包人应按照合同约定方式预留保证金,保证金总预留比例不得高于工程价款结算总额的3%这样一个比例,那么该工地的工人工资就有保证,就不会发生农民工索要工资难的问题,宛城区建委一名工作人员说。

据记者调查得知,来自全国各地300多名农民工的项目工地是万政大帝苑南部地下车库及人防地下室工程,发包人是河南万政置业集团公司,承包人是西北舜天建设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实际施工人是安庆市祥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该项目建筑面积50000平米。正在建设的工程预算造价2000多万,按照合同约定,工程进度款和结算按照10000平米为一个结算单位。现在工程进度已经做了9000多平米。建设期间,西北舜天建设有限公司中间支付了360万费用,项目部发放了工人40万左右的生活费,期间工人再也没有领到生活费用。2020年春节前夕,在工人闹事实在回不了家的情况下,万政置业集团有限公司才拿出了20万元用作工人的路费。因项目部不发工资,2020年9月8号工人停工,大家要求每个班组先借支部份费用,通过项目安排班组写保证书和造工资单,让工人签字盖章,一切手续办理齐全后,三家公司就一家出钱,后来就造成完全停工的局面,没办法工人就去万政讨要生活费,万政置业集团有限公司才陆续借支十几万给民工。在该工程实际应付的2000多万的工人工资和材料款中,万政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两次加在一起,共支付三十多万元用于民工零星开支。

(民工兄弟在南阳市宛城区城乡和住房建设局反映讨薪)

2021年春节来临之际,在民工多次上访、闹事的基础上,万政置业集团有限公司又采取2020年春节支付民工工资的套路,在签订不上访、不闹事的前提下,拿出30万元分发给该项目工地十多个班组,每个班组领到2万—5万不等的回家路费。300多位民工,30万的借支,等于是每位民工仅拿到了1000元左右的回家路费,有的班组一分钱都没拿到,和实际应发的500多万的民工工资相比,差距之大。从工人进入工地起,前前后后所有民工借支的钱加在一起共计不足100万,下余500万左右的民工工资无人认可。

用发包人万政置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话说,按照合同工程量未完成一万平方,拒绝支付所有款项。用承包人西北舜天建设有限公司的话说,合同是由西北舜天建设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签订的,他们拒绝支付民工工资。用安庆祥云劳务有限公司的话说,他们没有资金垫付,无法支付民工工资。其中,西北舜天建设有限公司声称:其河南分公司已被更换法人,现任法人不认可。以上就是发包人、承包人、实际施工人三方拒不支付300多位民工500多万血汗钱的理由。

不管河南万政置业集团有限公司和西北舜天建设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之间以及安庆祥云劳务有限公司是否存在合同违约的现象,农民工是无辜的,农民工没有罪,干活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他们左右不了企业。抛开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不说,按时发放工人工资是每一位企业领导人应该做的,这是一种责任和担当。

近500多万的农民工工资现在却以30万元解决问题,300位民工兄弟辛苦一年仅仅得到1000元左右回家的路费,还要在签上不上访、不闹事、自愿借一小部分钱的基础上,这是何等不均的霸王条框?按照法律法规,是要全额支付的。但是,无助的民工兄弟为了回家过年,不得不接受现实,一个渺小的弱势全体,在万政置业集团在南阳市错综复杂的关系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两万就两万吧,如果不接受,一分钱都没有。

更加可恨的是,因该工地一直拒不支付民工工资,个别民工代表为了维权,无奈之下求助媒体帮忙。但这一维权行为,个别民工代表却成了他们被打击报复的对象,至今一分钱不予支付。

(无效的转办函)

按照《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第三条:农民工有按时足额获得工资的权利,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拖欠农民工工资。但是,这条法律法规在南阳市万政大帝苑项目工地一切归零,毫无意义和价值,丝毫显现不出来法律的威严,难道南阳市相关部门对该工程的发包人、承包人等就不能依法依规解决问题吗?

2021年2月5号(春节前),农民工代表把讨薪反映材料先后送到南阳市人民政府、南阳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南阳市清欠办、宛城区区政府、宛城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宛城区清欠办等相关部门。

3月2号(春节后),讨薪反映材料再次被送达南阳市苑城区人民政府、南阳市苑城区清欠办、南阳市苑城区社保局三家单位。直到记者发稿时,农民工弟兄送出去的反映材料犹如石沉大海,南阳市政府及以下相关部门全部进入静音模式,无人过问。

南阳市市、区两级政府这么多部门到底是不想管、管不了还是这三家企业的后台太硬、保护伞太大而不敢管?从国务院发出的史上最强音“欠薪零容忍”,在南阳大地上怎么就响彻不起来?难道就任凭这些无法无天的黑心企业逍遥法外,任凭他们和中央颁布的法律法规公然对抗而毫无办法?

在此,希望南阳市政府和南阳市宛城区相关部门落实政府属地责任,落实“谁执法、谁普法”责任制,严格按照《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依法打击欠薪违法行为,为农民工“护薪”,向恶意欠薪者“亮剑”,形成“不敢欠”的震慑,让农民工兄弟不再“忧薪”,让拖欠农民工工资等违法行为无处遁形。而不要互相推诿、踢皮球,不让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724号《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这一行政法规成为南阳市宛城区相关部门的一纸空文。

关于南阳市万政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万政大帝苑项目工程无证施工以及拖欠农民工工资一事,到底是法大还是关系硬,本社将持续关注。

关于作者: x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